系統組合傢俱

關於部落格
柚木實木傢俱
  • 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討債不成 一家人"鎖住"債主車並睡車上 事發烏魯木齊

  亞心網訊(記者 周端璞 攝影報道)“我也不想睡在外面,可就怕一覺醒來車沒了,債主找不到了。”10月18日,已經是侯軍鎖在外露宿的第四天。欠錢4萬債務人“消失”,好不容易碰到債務人程某,程某沒有還錢準備開車離去,無奈之下侯軍鎖睡到了程某車下。   幫忙墊款兩年累積四萬   侯軍鎖今年45歲,1997年從陝西老家來疆做輪胎生意,至今已有17年。欠侯軍鎖四萬多輪胎款的人姓程,是一位小老闆,從事貨車運輸生意。   侯軍鎖說,2012年,經朋友介紹,程某固定到他的店里換胎,換胎費用由侯軍鎖墊付並記賬,年底統一結算。 ?? 10月18日17:13,烏市烏拉泊新村,侯軍鎖的母親徐女士在債務人程某的車後休息,截至當天,他們一家人已在此守候程某三天。   第一年,程某在侯軍鎖店里消費了17000元,但只支付了10000元輪胎款,2014年,侯軍鎖又幫程某墊付了33810元輪胎款,欠款總額達到了40810元。“2014年春節過後碰到他,問他要錢,他說自己沒錢。”侯軍鎖說,“打那以後,程某再也沒接過我的電話。”   今年9月7日,侯軍鎖在烏拉泊新村一運輸公司回收廢舊輪胎時碰到了程某,“他還是說沒錢,不過在運輸公司老闆的協調下,他給我打了張欠條。”記者從侯軍鎖手中的欠條上看到:“今欠侯軍鎖輪胎款40810元”字樣,有程某某的落款。此後,侯軍鎖給程某打電話,對方一直不接電話,這讓侯軍鎖有點著急了。   ?欠錢不還無奈睡車下討債   10月15日中午,侯軍鎖帶著妻子來到烏拉泊新村的運輸公司收廢舊輪胎,意外碰到了來該公司結賬的程某。   想到之前程某的推脫,侯軍鎖決定這次一定要把錢要回來。“當時程某的車停在外面,怕他跑了,我媳婦就給他的車胎放了氣。”侯軍鎖回憶道。“我知道這麼做不好,但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據運輸公司老闆張先生介紹,程某當天是來結賬的,共領取了六萬七千元現金。程某結完賬後並沒有給侯軍鎖還錢,而是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轎車,侯軍鎖趕忙上前阻攔,“我攔著他,他上來就給了我兩拳,為了要賬我沒有還手。”眼看著程某要離去,侯軍鎖的妻子張宏萍衝上去躺在了程某的車輪下。“我當時腦子裡就一個念頭,這次讓程某走了,下次錢就再要不回來了。”張宏萍說。   看著自己的車無法開走,程某便步行離開了。當晚程某帶著律師和民警來到現場,準備將車開走,由於張宏萍躺在車下未能如願。程某隨後便離開再未和侯軍鎖聯繫。   ?關了店門一家三口輪流守   程某再次“消失”,侯軍鎖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程某留下的轎車上。得知兒子的事情,侯軍鎖67歲的母親將自家店鋪關了門,也來到了烏拉泊新村。“這事不解決我在家也睡不著覺啊。”侯軍鎖的母親徐女士說。   害怕程某半夜將車開走,侯軍鎖將自家的麵包車停在程某的車前,在程某車後墊了草席睡下。“到了晚上,我們三個,兩個人睡一個人看著。”張宏萍說。三人一日三餐除了饢就是冰涼的礦泉水。“最近晚上挺冷的,我媽那麼大年紀了,我們都勸她回家,可她不放心,一定要陪著我們。”說到這裡,侯軍鎖眼眶有點濕潤。   “我和小侯認識好幾年了,他人很老實,看著他每天睡在外面挺心酸的。小侯一直幫程某墊付輪胎錢,也算是幫過他,現在欠錢不還算個什麼事。”運輸公司老闆張先生說。   10月17日下午,記者來到烏拉泊新村,侯軍鎖的母親徐女士正睡在車後的草席上,身上蓋著一床棉被。怕程某的車子被刮蹭,侯軍鎖還在車後擋了一個千斤頂。   10月18日,記者聯繫到了程某。程某否認曾經不接侯軍鎖電話,“那天侯軍鎖的媳婦把我的車內翻得很亂,我讓她收拾乾凈,她不收拾,我就決定暫時不還錢。”當記者問到何時準備還錢,程某隻說了一句:“願意守著就守吧。”   侯軍鎖表示,如果程某一直不出面解決問題,他們將通過法律途徑起訴程某。  (原標題:討債不成 一家人"鎖住"債主車並睡車上 事發烏魯木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