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組合傢俱

關於部落格
柚木實木傢俱
  • 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商道繁華,不應冷落文化

  北京路位於廣州市中心,北起廣衛路,南到沿江中路,全長1500多米,是廣州城建之始所在地,也是廣州最繁華的商業集散地。漫步北京路,古道、遺址、百年老店與新興商場交錯,古街新貌,行人匆匆,千年城脈繁華依舊。   然而,很少人瞭解,北京路是嶺南歷史文化的集中地,也是廣州建城2200多年(秦末漢初,公元前214年)以來從未改變的廣州傳統中軸線,全世界僅有羅馬、亞歷山大城和廣州如此。這裡匯聚了6個有千年以上歷史的文物古跡,可稱為“北京路六千年”。   在商業繁盛的同時,千年古道上不少歷史瑰寶掩藏在繁華的喧囂背後。這一期,通過與杭州南宋御街和南京老門東的改造比較,或者我們能尋覓到廣州城市中心的歷史文化復興思路。   策劃:薑玉龍 譚亦芳 曾妮   統籌:曾妮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朱偉良 昌道勵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李細華   □編者按   美國學者科特金在其著作《全球城市史》中有一個重要的論斷:一座成功的城市必須具備三個要素,即神聖、安全、繁忙。城市發展到今天,環境質量成為“安全”的主要內涵,經濟發達成為“繁忙”的主要內涵,而文化地位和影響力則逐漸成為“神聖”的主要內涵。   文心雕城。城市的文化是一座城市發展前景的決定因素之一。作為擁有兩千多年曆史的古城,廣州不缺少文化,缺少的是對歷史文化的挖掘和活化,缺少的是展現城市歷史的舞臺,說白了,就是缺少“老城味”。   用文化的心打造一座城市,打造一座城市的文化核心。連月來,南方日報記者行走北京、南京、杭州、福州等歷史文化名城,通過對全國知名文化城市文化核心區進行深入考察,全面分析和解讀文化核心區保護、規劃、改造、建設的科學之道,以及盤活歷史文化遺產對於一座城市發展的重要意義,旨在啟迪廣州文化核心保護、升級、活化之路,為重塑文化名城、千年古城做出一份貢獻。   【現狀】   千年城脈 繁盛如昔   歷史的厚重和縱深,經濟的活躍跳動,傳統和現代的交織……北京路,一路貫古今,道不盡的故事,說不出的嶺南情懷。   北京路自古以來是廣州城一條具有官方色彩的中心街道。公元前204年南越王趙佗建國,其皇城就在北京路北段財廳前一帶。從明清時期開始,北京路就逐漸發展成為全市最繁華的商貿中心,在民國後,北京路更是彙集了城中幾大百貨和著名食肆。   行街必提北京路   北京路商業步行街,是許多市民行街購物的首選,也是游客探尋廣州千年商都文化的必去之處。   廣州人愛行街,行街必提北京路。“作為廣州最出名的商業街,北京路各方面的開發都非常完善了,本地人、外地人周末都會在那碰頭。”曉悅今年25歲,從小就在廣州長大,北京路是她和小伙伴相約的好去處。說起北京路的繁華,她如數家珍:“北京路有什麼好看?千年古道、水閥舊址。不喜歡古物?沒關係,各大戲院、桌游、KTV、密室逃脫也可以玩一天。如果這也不喜歡,廣百、天河城、銀座等各類品牌店占據整一條街,讓你從早逛到晚”。   提起北京路,更多人想起的是北京路商業步行街,這裡是許多市民行街購物的首選,也是游客探尋廣州千年商都文化的必去之處。北京路商業步行街位於北京路中段,人聲鼎沸,是人們所稱“吃喝玩樂一條街”的中心所在。從南到北短短的距離內,卻一下子把服飾店、飲食店等琳琅滿目的商鋪涵蓋在內,可謂“五步一樓,十步一閣”,映入眼帘的商鋪讓人目不暇接。   騎樓廊下,各類品牌專賣店播著流行音樂,店員在門口招攬顧客,前去購物的人絡繹不絕。各大餐廳外等候的人群排成長龍,人們在歡聲笑語中翹首顧盼,仿佛想從外觀和食客上尋找老字號的內涵。情侶們手牽著手走進電影院,想要在繁華吵雜處找尋另一個異想世界。聯合書店、新華書店等則為喧囂平添了一分文雅,店里的人並不多,給了逛街逛累了的人帶去一份清靜。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不乏外國游客的身影。   千年古道和百年老店   “廣州的北京路和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一樣熱鬧,但除此以外還有一條舉世無雙的步行街千年古道!”此外還有“既能食出味,又能品出文化”的百年老店。   對於前來廣州旅游的賀銘,更希望能看到城市的脈絡。“廣州的北京路和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一樣熱鬧,但除此以外還有一條舉世無雙的步行街千年古道!”   在北京路步行街中心區,層層疊疊的古道吸引了眾多游客的駐足。鋼化玻璃下裝了防水防霧燈,游客可以透過玻璃觀賞到五個朝代的十一層古道,每一段古道都標識著其歷史沿革。自唐代至民國,古道上的斑駁紋理將歷史滄桑展現得淋漓盡致。一邊在現代的商店里閑逛購物,一邊參觀文物古跡,這樣的時空交錯體驗,估計只有在北京路才能體會得到。   除了千年古道,還有百年老店。北京路上的老字號一條街剛實行全日步行街管理,150米的大道兩旁,皇上皇、“香港大三元”等19家老字號都掛上了金字招牌。其中最出名的百年老店當屬創於1600年、前身為陳李濟杏合堂的“活化石”廣州陳李濟藥廠,但如今陳李濟已不再只是一間藥廠,除申請獲得全球最長壽藥廠紀錄外,在其創業舊址(現銀座廣場)四樓設立了“廣藥陳李濟健康養生研究院”、“嶺南中醫葯文化體驗館”和“陳李濟中醫門診部”,更是作為嶺南中醫葯文化象徵的一張名片。   “老字號除了是懷舊情結,也是品質的象徵。”陳皓認為,老字號有著豐富的內涵,其食物的製作流程展現了一個城市的文化,其產品養育了一方居民,其風味又是城市的代表作。“老字號既能食出味,又能品出文化”。   傳統建築記錄不朽歷史   北京路能訴說的不只是繁華,更應該作為歷史沉澱的標誌,僅有一條古道遠遠不能代表北京路所承載的記憶。   自廣衛路入北京路之處,一幢氣勢宏偉的白色大樓讓人不由屏息,大樓門頂部石匾書有“廣東財政廳 中華民國八年六月吉日”的字樣,前身為明清兩代的廣東承宣佈政使司,是朝廷派駐廣東省的最高行政機構。仿羅馬柱式巨柱、穹窿頂和門口的一對雄獅使其顯得十分莊重肅穆,如守護神般坐鎮於北京路。   在北京路上行走,還能見到路旁有匾額書寫著娟秀的三個大字:“白沙居”。據說明代大儒陳白沙曾住於此巷半年,故有此巷名。由於當時對詩才儒學的推崇,陳白沙途經廣州時引得萬人空巷,富人更不惜為其一擲千金。   北京路大馬站小巷前也立著金字的牌坊,上書“越秀書院街”五個大字。巷子里來往的人不多,周圍騎樓已不復存在,巷口蒼天大樹的遮掩更是使其難以發覺。走進巷子,現代化的景象讓人很難相信昔日這裡曾經雲集上百家書院。   在北京路步行街往南走,人群漸少,終端處便是寬廣的珠江,風物宜人。此處是老廣州中軸線與珠江的交匯之處,天字碼頭坐落於此。碼頭的門樓上掛著黑底金字的牌匾,帶著幾分威嚴,大門兩側鑲有林則徐和孫中山的浮雕。如今的天字碼頭除了用於渡江外,最大的用途是旅游觀光,珠江夜游的船隻多在這裡起航。   一位帶著家人從美國回來的老華僑說,自己離家幾十年,如今已年近70歲,雖知歲月變遷物是人非無法避免,卻難捨對昔日舊街情懷。“北京路的文化不只是商業文化,不是保護那些老店就夠了的。現在來北京路的人里,有幾個知道‘雙門底’?又有幾個知道大小馬站的由來?”他希望,北京路能訴說的不只是繁華,更應該作為歷史沉澱的標誌,僅有一條古道遠遠不能代表北京路所承載的記憶。“而這需要商業對傳統讓步,商業可以流動,但傳統建築記錄著的是不朽的歷史。”   陳皓坦言,北京路需要更為詳細的旅游文化指引。“除了千年古道極為顯眼,其他地方游客也是走馬觀花,可以增加多一些文化古物的簡介,最好能配備公益的講解員,這樣才能在觀賞中品味城市內涵。”   【歷史】   古道濃縮不朽記憶   走在北京路,總能感到城市中心的脈搏。這條政治地圖上的官道,不知有多少王侯將相、達官顯貴在這裡粉墨登場。   在這裡見證廣州的過去   千年古道再一次證明,北京路和廣州一樣古老,廣州城的歷史,仿佛都可以濃縮在這條馬路之中。   北京路北起廣衛路財廳,南至沿江中路的天字碼頭,全長1500多米。現在的北京路北至中段早已開發成步行街,到處儘是現代的商貿街區,每逢周末更是人頭攢動,繁華是這裡不變的主題。   與玻璃相隔,沿著十一層、層層疊疊的古道(始於唐代至民國年間)走上一段,才能觸碰到歷史的斑駁。千年古道再一次證明,北京路和廣州一樣古老,廣州城的歷史,仿佛都可以濃縮在這條馬路之中。   在省財廳旁,以前的兒童公園舊址被改建成南越王宮署遺址,裝修完畢後成為南越王宮博物館在去年底對外開放。這座博物館可謂是嶺南地區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地的歷史見證。   據博物館導游介紹,自1995年至今,南越王宮署遺址先後發現有秦漢時期南越國的宮殿和宮牆、我國目前考古發現年代最早的宮苑實例——南越國宮苑遺跡;五代十國時期南漢國的宮殿和池苑遺跡,證實1000年前的南漢國宮城正在此處;自秦漢至民國13個歷史時期的文化遺存,如同一部無字的編年史書,見證了廣州城建2000多年發展的歷程以及500多口材質構造多是多樣的歷代水井。   走在北京路,總能感到城市中心的脈搏。作為城建之始所在,北京路古往今來被附上官方的色彩,官辦機構遍佈周邊。這條政治地圖上的官道,不知有多少王侯將相、達官顯貴在這裡粉墨登場。有一說法,官員們從官署出來,都是沿著北京路走到南門或珠江邊,場景好不威風。   北京路南段的天字碼頭,最早是在清初形成的。這個碼頭只供官員使用,民船不得在此停泊。過去官員南來廣州者,大多順江而下,在天字碼頭登岸,接受當地官員奉迎,下船後到此接官亭小憩,稍驅除水陸勞頓,然後再沿街北上,到達廣州府衙。   數易其名不改興盛   廣州人一直把北京路中段稱為“雙門底”,辛亥革命後北京路易名“漢民路”,後來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又改名“永漢路”。   北京路原名“雙門底”,歷史可以追溯到宋代。宋淳四年(1244年),把“雙闕”大規模改建,建成後樓長十丈四尺、深四丈四尺、高三丈二尺,上為樓,下為兩個併列的大門,故俗稱為“雙門”,廣州人一直把北京路中段稱“雙門底”。   辛亥革命後北京路易名“漢民路”,為的是紀念締造民國的元勛、番禺人胡漢民,後來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又改名“永漢路”。1936年,主粵的陳濟棠與胡漢民的關係特別密切,於胡漢民1936年5月去世後,又把“永漢路”改名“漢民路”,以紀念這位國民黨元老。1945年,漢民路又複名永漢路。至1966年後,這條路又改名為“北京路”,並沿用至今。   舊時的北京路上商店林立,經營業務與現在步行街差不多,多是百貨和零售,個別的商鋪更是從清朝延續至今。一大批創建於明清時期的“老字號”在北京路開始輝煌的商業歷史,也見證著這處商脈的變遷。在北京路步行街的各個角落,現在依舊可以看到古舊的名牌,賣藥的陳李濟、賣鐘錶的李占記……   【思路】   文化是北京路的根脈   與其他商業街不同,北京路很重要的一點在於它的文化,歷史底蘊非常深厚豐富。   歷史文化是北京路的靈魂   有一種說法,北京路是廣州的文化之心,廣州的傳統中軸線,廣州或是嶺南文化都可以在這裡得到集中體現。“相比起商業,文化才是北京路的根脈所在。”   北京路文化核心區管委會副主任李延忠表示,北京路不是普通的商業街,雖然從商業來講,它屬於廣州11個都市商圈之一,是廣州城的名片。與其他商業街的不同,很重要的一點在於它的文化,歷史底蘊非常深厚豐富。   北京路是廣州建城2200多年(秦末漢初,公元前214年)以來從未改變的廣州傳統中軸線,全世界僅有羅馬、亞歷山大城和廣州如此。北京路步行街歷史遺珍遍地,文化底蘊深厚,是廣州歷史文化遺址遺跡最為密集的區域。這裡匯聚了6個有千年以上歷史的文物古跡,可稱為“北京路六千年”。它們分別是北京路千年古道遺址、千年古樓遺址、南越王千年公署遺址、西漢千年水閘遺址、秦代千年造船工場遺址和千年古寺大佛寺。   從另一個維度來看,這是一條不折不扣的文化商業街,“文化”二字放在第一位。也有一種說法,北京路是廣州的文化之心,廣州的傳統中軸線,廣州或是嶺南文化都可以在這裡得到集中體現。“相比起商業,文化才是北京路的根脈所在。”他直言道。   李延忠透露,越秀區政府現正依托該區域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澱,進行全面的梳理和提升,在已申報國家歷史文化街區的基礎之上,擬將以北京路為核心的該區域申報建設成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日後建設成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   整合資源需發揮機制創新   北京路文化核心區建設中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主要有:公有物業整合水平較低,文商旅融合的力度還不夠大;項目謀劃多、落地少,總體進度較慢,目標管理責任制和統籌協調機制有待進一步深化等。   李延忠表示,儘管北京路的遺址遺跡數量龐大,但非常分散,散落在中軸線的周邊,缺乏統一的策劃、包裝和宣傳,也缺乏統一的管理。“這些文化遺產遺跡怎麼整合、怎麼包裝的,力度不足,基本還處於初級階段。”他認為,對於歷史文化街區,首先是投資文化,其次才是商業配套。但目前,則是本末倒置,商業為主,文化為輔。“政府在這方面理清思路,明確文化先行的方向,那麼落點就是看政府如何整合。”   據瞭解,北京路文化核心區建設中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主要有:公有物業整合水平較低,文商旅融合的力度還不夠大,業態轉型升級的步伐亟待加快;大小馬站書院街等項目建設資金投入大、征收安置難度高,僅憑區財力無法獨立完成項目建設;核心區可供改造的空間載體十分有限,舊城更新改造政策支持力度不足;項目謀劃多、落地少,總體進度較慢,目標管理責任制和統籌協調機制有待進一步深化,等等。   更為麻煩的是,北京路主線公有物業占了七成,這些物業轉了幾手,層層外包出租。有的建築業主屬於省市單位;有的則是業主委托第三方機構管理。例如青宮在賣衣服賣食品,永漢電影院也是賣食品,各自為政,多頭管理,沒有形成統一的文化氛圍,還是處在初級的商業出租層面。“如何把碎片化粘合成整體,利益共享,需要市一級來支持。”有越秀區政府人士坦言,期望通過機制創新,令公有單位出租物業給區一級,變更使用主體,由區一級全面統籌規劃。   李延忠說,這種創新包括爭取將核心區市、區各類低效、閑置的公有物業(包括但不限於市、區以及國有企業所擁有的物業)通過功能置換、產權置換、統一管理等途徑和方式進行“二次開發”。還有,爭取市支持盤活不同權屬的現有住宅資源、支持歷史建築的盤活利用、支持盤活閑置地和爛尾地及爛尾樓,為區域發展總部經濟、樓宇經濟拓展空間載體。   另一方面,管委會也通過創建4A景區把這些散落在主軸線各處的歷史遺址遺跡以及景點粘合成一個整體,突出文化主體地位,然後通過改造提升周邊環境,完善配套。他向記者描繪未來的藍圖:公有物業業主單位就要圍繞文化主體來轉型,服從街區統籌。首先,文化的基本功能要恢復,比如青宮,永漢電影院都是文化功能區。第二,北京路輸入的業態要通過政府和企業配合,圍繞文化主體、4A景區的打造以提升。例如,在青宮樓下計劃打造廣府博覽體驗功能區,不能再賣衣服和小商品,借助視頻和聲光電展示廣府文化、南方風情、嶺南非遺,甚至還可以引入非遺現場製作、銷售,把青宮樓下改造成高端消費型的文化綜合體。   州   杭   南宋御街·中山路:   打造“中國生活品質第一街”   中山路是杭州城內歷史淵源最深厚、歷史地位最突出的一條歷史文化名街,舊時曾是南宋御街,為當年南宋臨安城的中軸線和皇帝出行、祭祖的專用道路。彼時路上商賈眾多,店鋪林立,交通發達,也是最為繁華的商業街區。   如今,中山路仍是繁華的商業街區,集吃住行游購娛於一體。然而,歷史與未來、傳統與現代又在這裡奇妙融合。游客可以找尋南宋都城的歷史遺跡,可以感受老杭州的市井生活,還能體驗到創意的街頭藝術。   【現狀】   古樸建築與商業氣息共存   香糕磚、青石板、青灰色,南宋御街獨具特色的古樸韻味,都能在中山中路的建築元素中得以呈現。尤為引人註目的是街上寬窄不一、深淺不一的水渠,渠內魚游淺底,朵朵荷花點綴其中,再現了昔日杭州“路河相融”的歷史風貌。游客可以乘坐具有“南宋style”的電瓶車,參觀反映南宋及明清等不同時期風貌的歷史建築、遺址和景點。   城市主題雕塑也是中山路的一大特色,最為奪人眼球的當數“四世同堂”雕塑,為一家人拍全家福的場景。雕塑原型為中山路上的一戶汪姓居民。家中最年長的老人今年已有87歲高齡,從小便住在中山路的的行宮前(現在的惠民路)西府局,家裡經營過當時杭州城3大綢布莊之一的元泰綢布莊。如今,汪家已有32名成員,大部分還住在中山路一帶。   欣賞完歷史風貌和老杭州人的風采,中山路的核心區塊——南宋御街·中山路步行街將給旅客帶來現代商業的體驗。步行街南起鼓樓,北至西湖大道。其中,西湖大道至惠民路為“金”典財富老街,設珠寶、首飾、名家珍品、娛樂天地等業態。惠民路至高銀街為時尚新領地,運動休閑服飾、流行飾品等均有售賣。高銀街至鼓樓段則是現代商業的展示台,配置中外精品、國際產品體驗館、西式餐飲等業態。   目前,南宋御街(鼓樓至西湖大道步行街)已形成珠寶黃金、酒店業、咖啡休閑餐飲類為主,服飾、藝術品、品牌零售為副的“三主多副”的業態格局的業態,入駐營業的商家達100餘家,總經營面積達6萬平米,成為集杭州獨特文化和歷史內涵、商業服務、休閑觀光、生活居住為一體的品質生活街。   【改造】   綜合保護促進有機更新   南宋御街的升級改造源於中山路綜保工程,這是是杭州市政府保護歷史文化名城,推進“城市有機更新”的一項重要工程。   同時,通過業態調整、建築綜保、道路橫斷面調整、道路交叉口渠化、港灣式公交站設置、綠化景觀提升等手段再造中山路。比如,通過引入水系,以及街、坊、巷的綜合保護與有機更新,以恢復老杭州記憶和再現江南水鄉的景象;通過引進公共藝術長廊,用公共藝術特有的方式,再現中山路的歷史風韻和市井生活;通過業態調整、旅游策劃,再現杭州悠久的歷史文化;通過地下過街設施的建設,結合南宋御街考古挖掘,再現中山路南宋時的風貌。   經過近兩年時間的建設打造,2009年9月30日,南宋御街·中山路精彩開街。升級改造後,老年人可以在這裡追憶歷史,青年人在這裡體驗時尚,外國人在這裡感受中國,中國人在這裡品味世界。   【經驗】   打好“文化牌” 註重業態提升   在沒有進行升級改造前,中山路曾面臨這樣的困境:“產業結構老化,商業價值整體衰落,業態資源流失嚴重。歷史風貌和地方性特征破壞明顯,特色漸失。基礎設施配套不完善,市政基礎設施陳舊,市政管網亟待擴容更新,街道環境承載壓力較大,景觀綠地配置不足,交通系統嚴重老化,生活在中山路兩側的一些老百姓住在人均只有幾平方米的危舊房裡,整天過著倒馬桶的日子”。   歷史文化是南宋御街最突出的特征,如何打好這張“文化牌”?綜保工程對南宋御街的老字號文化、中醫葯文化、民俗文化、節慶文化等等進行深層次的挖掘,讓“外國人體驗中國生活,中國人品味國際風情”。同時進行環境提升,逐步完善街區硬件設施,改造更新街區工藝亭、更新提升街區的標識標牌、電子觸摸屏、完善街區消防聯網和監控系統。   業態提升也是南宋御街升級改造的重要一環,規劃後的業態註重市民和游客的需求,體現生活導向,開發涵蓋吃、住、行、游、購、娛等要素的多樣化、大眾化、特色化產品和服務,對業態佈局進行合理調控,形成差異化的業態定位。比如引優逐劣,引進國際連鎖品牌哈根達斯、萬寧、costa咖啡、滿記甜品、DQ,老鳳祥、佐卡伊鑽石等高品質商家。   南京   老門東:   歷史文化體驗綜合街區   老門東,是南京老城南地區的古地名,位於南京夫子廟箍桶巷南側一帶。這塊占地約6.9平方公里飽經滄桑的歷史街區,是古城金陵歷史最悠久、文化積澱最深厚的地區之一。   這條街區內現在陸續入駐了不少好吃好玩的豐富內容。雖然加入了商業氣息,但整體上還是有濃郁的老城南感覺。而目前全球最大常態化運營的老門東3D建築立體投影秀項目,作為歷史街區的一大創新常設展項,更將成為老門東景區亮點之一。   【現狀】   歷史街區煥發往日光彩   老門東歷史文化街區在2013年國慶開放,當年即引爆旅游市場,風頭一時無兩。人們穿過“老門東”牌坊,就走進老城南傳統民居生活,一條條老街巷讓人感受老城南風貌。“老門東”牌坊高17米,梁柱和坊額上以乾掛工藝敷設精美石雕,石雕由福建惠安石刻藝人設計雕琢,石雕畫面有琴棋書畫、梅蘭竹菊、玉如意等,牌坊基座上的抱鼓石也敷設了精美的石刻雲紋。   這條街區內現在陸續入駐了不少好吃好玩的豐富內容。雖然加入了商業氣息,但是整體上還是有濃郁的老城南感覺,勾起了不少南京人小時候的回憶,也讓外地游客近距離領略南京民俗文化。沿箍桶巷向南而行,長長的青石板路,高高的馬頭牆,古舊的木門與銅栓,三條營、邊營,這些寫滿滄桑的老街木樓,紋理清晰地展現眼前。據介紹,門東地區自古就是南京商賈雲集、人文薈萃之地,富可敵國的沈萬三、擁有九十九間半的蔣百萬、中國唯一的女狀元傅善祥等南京人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都在這裡留有印記。與夫子廟相比,這裡保留了更多的明清風貌和特色。有金陵首富蔣百萬和中國第一個女狀元傅善祥的故居,以及金陵美術館和城南博物館,人文氛圍相當濃郁。   老門東歷史文化街區,街上的小吃店已陸續開張,蔣有記鍋貼、藍老大糖粥藕、徐家鴨子、雞鳴湯包等都是老字號。除了傳統特色飲食以外,這裡還引進一些實實在在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比如金陵刻經,南京白局,還有箍桶這樣雖然不是非遺、但別處確實看不到的東西,此外手制風箏、布畫、竹刻、剪紙、提線木偶一類民俗工藝,雖夠不上非遺,也是城市中人感興趣的東西,當然還有德雲社的京外首家分社。   值得關註的是,老門東3D建築立體投影秀作為歷史街區的一大創新常設展項,將成為老門東景區亮點之一,這個是目前全球最大常態化運營的3D建築投影秀項目。3D主影片以3D互動、光影變幻展現老城南的歷史積澱和保護復興。   【改造】   保護優先重現古都生活   老門東,是南京老城南地區的古地名,位於南京夫子廟箍桶巷和剪子巷的交叉處。如今的老門東保護區東到江寧路,西到中華門城堡段的內秦淮河,北到馬道街,南到明城牆。歷史上的老城南是南京商業及居住最發達的地區,按照傳統樣式復建傳統中式木質建築、馬頭牆,再現老城南原貌。   南京貴為六朝古都,有著悠久的文化、歷史,如今,在南京留存較多的就是明末清初和民國時期的建築。幾乎每個老宅子都有一段故事,首要的就是原汁原味地保留下來。在老門東項目推進中,“整體保護,有機更新”一直是南京市政府強調的重中之重。事實上,就保護門東舊貌是否必須遷出住地居民而言,早在拆遷之際就一直飽受質疑,多方協調後,住地市民還是給予了支持。後來,老門東很多遷出去的居民回來尋找記憶,也是連聲贊嘆。   以蔣百萬故居為例,拆遷之前,這座7進院落的古宅里,住著47戶人家,不僅樓閣破敗不堪,而且很多地方已經被私自改造成水泥石板、並搭建了新的牆磚閣樓。如果不及時搶救修繕,這座名聞遐邇的老宅早就面目全非了,所幸借助改造的機遇,蔣百萬故居較為完整地保護下來。   集中體現南京老城南民居街巷、市井傳統風貌的老門東,正式被“圈地”保護。“青磚小瓦馬頭牆,迴廊掛落花格窗”,悠長久遠的往事,彷現眼前。地名美食都因飽含記憶變得更有味道,因為記憶里蘊含著情感。城市也是如此,門東這樣的古老之地能夠喚醒南京人的歷史記憶。   【經驗】   堅持文化傳承 保持市井原真   據介紹,門東歷史文化街區位於南京夫子廟箍桶巷南側一帶,老門東是南京老城南地區的老地名,歷史上的老城南是南京商業及居住最發達的地區,如今按照傳統樣式復建傳統中式木質建築、馬頭牆,集中展示傳統文化,再現老城南原貌。門東歷史文化街區建設包括蔣百萬故居、C2地塊、D4地塊、三條營、箍桶巷步行街區、明城牆內側江寧路至張家衙段等,占地面積約15萬平方米,總投資約50億元。   老門東的“秘訣”首先是,堅持先行規劃、科學設計。其次,堅持文化傳承、活化利用。門東歷史文化街區以恢復傳統街巷肌理為街區“骨架”,通過箍桶巷主街為中軸,兩側支巷不斷延伸並構成串聯,逐步恢復歷史上門東的居住格局,同時根據區域內修繕、修建、復建的建設等級,選用老舊材料構件、傳統工藝進行修繕,保持老民居的原真性。記者瞭解到,以蔣百萬故居為例,拆遷之前,這座7進院落的古宅里,住著47戶人家,不僅樓閣破敗不堪,而且很多地方已經被私自改造成水泥石板、並搭建了新的牆磚閣樓。另外,堅持國資為主、市場運作也是重要因素。   記者觀察   “復興”古道 從買賣商品到消費文化   來到廣州,游客知道逛街要到北京路,買東西首選北京路;但是,誰又能說出廣州的歷史文化街其實也是北京路。歷史文化始於足下,卻“鮮為人知”,是北京路不得不面對的尷尬。伴隨城市的變遷,北京路的景緻幾乎是三年一變,現代商業的崛起,歷史文化保護和利用原地踏步,文化被商業掩蓋,“寂寞”得讓人唏噓。   從清末民初至今,北京路經歷了社會歷史的巨大變遷。作為舊廣州的城市中心,這裡的一街一巷、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沉澱了廣州的歷史,濃縮了老廣的生活氣息。據統計,北京路文化核心區歷史古跡豐富,擁有全國重點文保單位16個25處,占全市的55%;省級重點文保單位14個16處,占全市的34%;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6項,占全市的8%,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8項,占全市的13%。但這些文保單位或被藏於深閨,或是分散於主幹道沿線閑置,或是被出租變成餐飲、零售的商場。   現在的北京路,遍地儘是高價的商業廣場,款式多樣的百貨大樓,多元文化的消費娛樂場所,與之相比,厚重的歷史文化脈搏卻越來越難覓蹤影。如果說起北京路的著名地標,光明廣場、廣百新翼、天河城百貨大廈往往能脫口而出,但又有多少人記得禺山市、書院街這些舊時的地名。   有個有趣的細節,銀座廣場在北京路小有名氣,因為它樓上既有服裝銷售亦有特色餐飲,早前還有一家免費提供雪糕的書店。不過,很少人知悉,其實銀座大樓的前身是陳李濟藥房的舊址,陳李濟的招牌名義上還在掛在樓上,但事實已被“高大”、“新潮”的現代霓虹燈廣告所湮沒。馮巨淳老先生生動地打了個比方:如果說北京路的商業是顯而易見的黃金,那麼以北京路為中心的歷史文化遺產則是有待挖掘的“礦藏”。而後者才是嶺南文化根脈之所在。   富有嶺南風情北京路,是一條不折不扣的千年古道,從古到今都是黃金寶地的她所蘊含的經濟價值無可估量。相比起經濟數據的洶涌澎湃,北京路街頭巷尾所“埋藏”的歷史文化亟待復興。嶺南得風氣之先,商業精神無需贅語,歷史文化復興不是要“推翻”商業街開發,更不是任由市場自由配置,而是實現全局統籌,商業和文化的融合引領。從某個層面分析,就是從單純的日用品、快消品、食品買賣轉變為文化主導的歷史文化綜合消費,從單一的銷售方式走向多元、高端的“打包”體驗業態。要實現上述轉變,就要求地方政府要有所作為,政府層面要在體制機制和資源配置兩方面作出“雙軌”保障。  (原標題:商道繁華,不應冷落文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